电话:0535-6407740
传真:0535-6281803
邮箱:837693975@qq.com
网址:ytxinrong.com/ytyunsou.com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海港路10号润隆大厦18楼1803室

冲破互联网排名“王权”桎梏
发表日期:2016-07-16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权又匆匆回归了。旧有的标准仍然横行,手中拿着指挥棒吆喝着新锐们。8月份ALEXA排名数据的异动及搜狐新浪座次纷争引发了业界的密集关注。   透过这两起密切关联的事件,可看出“排名”这根指挥棒对中国互联网的威摄力是何其巨大,甚如“王权”,同时也一目可窥互联网各路诸侯对“民心”的争夺。而排名与流量扮演着判断民心向背的权威角色。经营着各自“一亩三分地”的“互联网地主”们基本上没有不被这两个词语所困绕的,排名工具Alexa的每一次“算法调整”或“非正常变动”都牵引着国内网站的站长及运营官们。“排名”是一个等级的划分,排在前列的无疑就是贵族,位置越靠前,尤其是前几位,自然被众人顶礼膜拜,视之为“王权的象征”。而握有王权将意味着什么?当然是强势资源的占有与垄断地位的获得,而王权又是如何获得的呢?这个过程可以用资源的获取与积累加以概括。而资源之中,排名与流量在门户的实力比拼,以及以广告业务为主营业务的众多网站中,已排在了关键的位置。   而排名与流量依靠的却是网民的点击量,流量大,排名靠前,无疑意味着网站的访问者众多,按这样的逻辑,民心向背似乎一目了然?   在网络中流传着这样的几句话“看新闻找新浪,发邮件用网易,要聊天用QQ,找资料用百度,做生意看阿里巴巴,订酒店上携程”。毫无疑问,这几家行业标杆掌握着其所在领域的强势资源,是网络上的贵族,握有“王权之柄”。但是我们看到了,这些“王权一族”并非都盯着网民的点击量,比如携程已率先一步摆脱了流量与排名的束缚,在用户的积累方面其已经超脱了这种单纯数据的较量。   在较量中,王权的更替成为历史的必然。互联网是不可能有“理想国”的,她永远都是一个等级分明、充满竞争的世界,等级的划分中也包含了那个不能作为标准的标准“排名”,如同目前搜狐与新浪的ALEXA排名座次之争。姑且不论这种排名的实质价值何在,以及能为这些行业标杆们带来什么,但我们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寡头力量与旧有标准已绑在一起,失去了创新的动力,任何一点变化都可能让他们难以忍受。这种现象也将决定着新生命诞生成为必需,而如何让新生命成长壮大,并且避免重新成为旧标准的“守财奴”构成另一个命题。   幸好,在等级的末端还存在着这样的一个群体:拥有自己领地的“士”。他们走在这个等级的末端,用它们的力量支撑着所能占领的一块区域。如果那些贵族是支柱,那这些“士”应该就是地基。   士,在历史上支撑着一个王国的兴衰,在现在推着另一个王国前进。他们拥有自己的领地,在这片领地中他们辛勤地耕耘着,享受着属于他们的阳光。这些“士”已经,或者正在、将要冲破判断标准下的等级划分。排名与流量两项指标固然可以一窥民心所向,但已经不能代表民心的全部,更不构成实力的完全象征。   在互联网逐渐成为一种工具,并且同二、三产业结合更加紧密的环境下,不停地诞生新兴势力,同时也推动着新的判断标准的产生。一些本已处于夕阳期的行业借互联网之势开始迎来朝霞,一些本就充满机会的行业在互联网的空间中寻找更多的发展与扩张,他们就是这些生存于各自领地里的“士”。从休闲娱乐到餐饮购物,从旅游业到医疗健康业,从人力资源到法律服务,从化工到服装,从教育培训到管理咨询,从工业到服务业,从电脑到手机,都活跃着一大批这样的新锐。正是这些新锐的存在,旧有标准开始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其实从携程开始,一直到目前红孩子目录销售与电话下单的成功,新标准逐渐地显出轮廓,虽然还缺乏清晰的模型。   我们再以法律与管理两块为例,据2006年底数据,中国法律服务市场规模约20亿美元,10年内预期达到200亿美元,管理咨询服务市场在2004年就已达到103亿,预期到2010达到千亿级,到2005年,管理咨询市场渗透率达到55.89%,未来的潜在新客户和可能再合作的客户都存在着巨大的开发机会。如此庞大的产业与市场基础,任何一种创新性的应用带来的想象空间都将是足够大的。   即使目前大多数在这两大领域探索的进入者们都还只是抓着“互联网的手”却找不到脉搏,但市场前景的广阔及互联网在各类行业普遍开花的美好现实仍然吸引着更多的投资进入这种交叉领域,以法律服务领域为例,在华律网、找法网等一批以律师联盟与网络营销等线上服务为核心的先行者之后,在该领域又诞生新的一批专注企业法务外包与律师委托服务的互联网企业,比如其中的民营资本之作觅法公司,旗下已设立跨法律、管理与财务三大领域的门户网站觅法网,专注企业法务外包服务的“觅法通”以及律师委托服务业务群组。其中的律师委托服务很容易发现携程模式的影子。这种业务模式实际上是一个第三方服务,这个第三方是一个具有“竞合优势”的第三方,一方面把大量需要律师服务的用户集中到觅法网这样一个专业平台上,用户从这个平台上可以获得多方面的有利地位,包括免费的咨询分析、专业的第三方意见、用户开始具备与服务商光明正大的议价的权利和能力、服务过程监督与效果评估,而另一端整合全国各区域的优质律师事务所,按照规模、影响力等多种指标进行分类,同时向这些加盟的律师事务所提供营销推广与客户案源分享服务,利用营销优势同各地律师事务所的专业优势进行合作。从模式上来说,有点携程网的韵味,一端拿着客户,一端拿着酒店。   这种模式诞生的意义,就如同携程对于商旅客户:供应商(律所)多了案源,获得了更广阔的市场,需求方获得服务(企业或老百姓打官司、解决法律问题)更方便,省去了不少麻烦,而且能够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获得质量更高、更周到的服务。   不仅在法律服务方面需要更多像觅法这样的企业,在企业管理、培训、财务等专业领域也是不可缺少的。我们期待着更多这样的进入者诞生,扩大作为“士”的领地。   一千多年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大泽乡的一句怒吼揭开了一个王朝巅覆的序幕,也验证了“得民心者得天下!”虽然大泽乡起义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在这段历史中有这样一句话“天下赢粮而影从。”这句话道出了民心所向,最终陈胜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却是他“失掉民心”。   现在互联网也成了一个王国,一个行走在现实中的虚幻王国,存在大量束缚、误导新生势力的标准,不过这些旧有的标准正遭遇挑战,旧有的寡头们也可能被替代,甚至他们自身在某一天无法承受冲击而倒下。也即,如果排名带给从业者的不再是累累硕果与辛勤工作之后收获,而是欺骗、行业秩序的紊乱、创业者生存状态的进一步恶化、发展与融资空间遭受挤压,那么遭遇巅覆也将是排名最终的宿命;如果流量经营路径通向的广告盈收殿堂并没有摆放足够多的金银财宝,而这些流量中由于垃圾成份过大而导致客户转化率的低下,那么流量经营的思路也只能转变。只要我们获得了“民心”,实现了规模化的真金白银入帐,并能持续地保持高速增长,新的势力建立新的行业标准,也并非不可能,这种可能就相当于打在我们窗户上的那缕早晨的阳光。


COPYRIGHT © 2014-2017
烟台市中工信融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